<small id="numdb"><strike id="numdb"><address id="numdb"></address></strike></small>
      <li id="numdb"><acronym id="numdb"><menuitem id="numdb"></menuitem></acronym></li>
      <rp id="numdb"><object id="numdb"></object></rp>
    1. <button id="numdb"><acronym id="numdb"><cite id="numdb"></cite></acronym></button>
      <li id="numdb"><tr id="numdb"><u id="numdb"></u></tr></li>

      新聞動態

      云計算洞察:字節能否"跳動"

      2021-06-29 14:02:20 5

      6月17日,字節跳動“Open Day”上,新任CEO梁汝波披露了公司2020年財務情況:實際收入2366億元,同比增長111%。其以往年度營收數據分別為,2016年60億、2017年160億、2018年500億、2019年1400億。

      2019年以前,字節跳動營收一直呈倍數級增長,這一趨勢在2020年被打斷,已經成為大象的字節跳動,再難肆意跳舞。當然,較于其他互聯頭(2020年,阿里、騰訊、快手的營業總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41%、28%、50%),成立了9年的字節跳動增長態勢依然十分驚人。

      自2017年以來,國內互聯網廣告市場收入增速逐年下降,廣告業務作為字節跳動營收的大本營,相應也受到一定影響。一家企業的成長速度駛入慢車道時,諸多此前被忽略的問題都會冒出來,工作理念的出入自然也被涵蓋。披露公司財務情況當天,梁汝波同時公布了一項內部調研結果: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

      6月10日,作為字節跳動ToB市場的重要布局,火山引擎首次召開品牌發布會,同日,據「晚點LatePost」報道,火山引擎將在今年9-10月正式發布云計算IaaS服務。消費互聯網的廣告紅利日趨見底的大環境下,產業互聯網浪潮下的云計算成為字節跳動的新嘗試。

      2015年,在接受「財經」采訪時,談及字節跳動拓展業務邊界的原則,張一鳴曾說過,“盡量不做別人已經做好的事,不能比別人做得更好就不要做,除非是業務防御關鍵點”。

      回顧字節跳動整體的產品布局,基本是圍繞C端進行的,這是字節跳動的基因屬性所決定。很明顯,在ToB領域,作為后來者,字節跳動不具備明顯的優勢?;诖?,字節跳動落子云計算領域,不可避免有一定的違和感。

      “字節跳動涉足云計算,把這事想簡單了”,云計算SaaS領域內的一位資深專家告知「科技新知」。

      本篇文章主要關注3個問題:

      1、字節式ToB,路徑與瓶頸。

      2、做SaaS,火山引擎成色幾何?

      3、行業內卷下,能否誕生第四朵云。

      01 字節式ToB

      此前,面對云計算業務,字節跳動的態度處于遮遮掩掩的狀態。

      2020年5月14日,「Tech星球」報道,字節跳動推出了一款名為“火山引擎”的企業云服務平臺,以此撬動云服務市場,隨即引發市場討論。5月18日,針對媒體報道的字節跳動可能切入云計算領域一事,字節跳動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稱,“我們沒有公有云產品,目前沒有做公有云的計劃?!?/p>

      時隔一年,此次「晚點LatePost」報道字節跳動將發布云計算IaaS服務的消息后,火山引擎相關負責人回應稱,火山引擎目前還沒有推出公有云產品,對市場相關猜測不做評論。兩次回應,都在刻意削弱字節跳動云計算業務的存在感。

      這種態度也能傳遞到業務端,早在一年前,“火山引擎”作為企業技術服務平臺上線時,字節跳動就極力避免“涉足云服務”的解讀?!艾F階段我們希望為中國企業客戶提供兩類有價值的服務”,火山引擎負責人肖默稱,“數據智能與體驗智能”。

      一種可能的情況是,彼時,與阿里云等云計算廠商有合作關系,字節跳動無法輕易承認自己的戰略野心。

      如今,情況正在發生變化。5月13日,阿里巴巴集團發布財報,一季度云業務收入同比增長37%,增速創歷史新低。武衛解釋了原因:“一家互聯網頭部客戶,由于一些與產品不相關的要求,該公司決定在國際業務方面終止與阿里的關系?!焙蠼浂喾阶C實,該客戶為字節跳動。

      國際業務的變化同樣也將影響國內業務,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字節在國內市場的核心產品,將逐步切換至火山引擎的IaaS服務。而此次召開火山引擎品牌發布會,則標志著字節跳動正式向云計算領域進軍。

      火山引擎有能力承接字節跳動的ToB野心嗎?這是很多業內人士心中的疑問。在解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需要明白一個共性,互聯網巨頭落子云計算的內在邏輯。

      從商業變現的角度來講,字節跳動復制了互聯網巨頭的主流商業化演進路徑,即在聚集規模流量后,首先進行流量變現(通過廣告及各個C端增值業務),然后進一步挖掘技術溢出價值(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增值應用形態),火山引擎是類比AWS(亞馬遜云服務)、阿里云的技術變現平臺。

      其次,對標其他云廠商,字節跳動的變現路徑是什么?

      近期在媒體溝通會上,字節跳動副總裁楊震原明確指出了字節跳動的三大ToB業務板塊,包括:巨量引擎、飛書和火山引擎。其中,飛書和火山引擎的組合,前者聚焦企業協作,后者聚焦企業增長,兩大業務產生的客戶群體互為獲客渠道(類比釘釘+阿里云)。

      但在目前,飛書或無法過多助力火山引擎。據「晚點LatePost」在今年3月份的報道,飛書的實際DAU為300萬。根據官方數據,飛書的競爭對手釘釘用戶數量已達4億;企業微信活躍用戶數達1.3億,通過企業微信鏈接和服務的微信用戶總數超過4億。與協同辦公賽道內的其他選手相比,飛書并不具備規模性優勢。

      一邊是“孤軍作戰”,另一邊,火山引擎副總經理張鑫近期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透露:“火山引擎的成敗快慢將決定字節在ToB市場布局的輕重緩急?!?/p>

      火山引擎能夠擔起這樣的重任嗎?

      這里有一個細節,年初,火山引擎對其官網進行了改版。此前,火山引擎的Slogan為“科技激發創造”,如今卻變成了“智能激發增長”,平臺定位也從“企業技術服務平臺”變為“企業智能增長引擎”;火山引擎在外部平臺發布的廣告頁面中,宣傳語為“解鎖字節增長秘密”,幾乎都在強調“增長”二字。

      字節跳動之所以能夠在短短幾年成為一個互聯網巨頭,算法帶來的業務增長發揮了核心作用。顯然,字節跳動很清楚自己的強項?;诖?,火山引擎選擇從智能化增長服務切入企業服務市場,對于外部商戶而言,字節跳動的“增長黑洞”確實很有吸引力。

      但“增長”并不是企業服務的全部,從企業服務整個鏈路來看,火山引擎除了在增長方向上的優勢,其他鏈路環節優勢不大,面對其他消費互聯網巨頭在產業端完成深度布局,字節跳動的優勢有限。

      02 SaaS困境

      目前,火山引擎的云服務中,業務中臺、數據中臺等PaaS層產品,以及用戶行為分析、A/Btest等SaaS層產品較為受到客戶認可,按照云計算服務對象和層次劃分,火山引擎在PaaS、SaaS領域更為突出。

      據了解,國內外云服務營收架構存在很大的區別,在全球,云市場63%的開支來自各類SaaS應用,只有22%來自底層的基礎設施IaaS。而在中國,62%的開支在IaaS,只有26%來自SaaS。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有很多(生態環境、信息化程度、產業化階段、客戶群體結構)??梢钥隙ǖ氖?,未來,SaaS市場有望超過IaaS。

      不同于IaaS寡頭壟斷格局,SaaS市場由于需求多樣化,競爭格局相對分散。與IaaS作為底層基礎設施相比,SaaS是上層的應用服務,覆蓋很多細分領域。目前中國企業級SaaS市場有三類玩家,包括傳統軟件廠商、SaaS創業公司和互聯網巨頭。

      主要來看互聯網巨頭,常見打法為,憑借在資源以及生態方面的優勢,通過C端的用戶流量優勢來吸引SaaS合作伙伴,從而創建云生態。

      以國內阿里云和騰訊云等大型云平臺為例,它們已經公開表示,不會從事SaaS業務,而是為SaaS和ISV合作伙伴提供云基礎架構(阿里云自己不做SaaS被集成,騰訊云千帆計劃構建生態)。目前,許多SaaS初創企業都建立在騰訊云、阿里云平臺上。

      意外的是,在SaaS領域,字節跳動目前并沒有選擇其他互聯網巨頭布局的方式,而是親自下場。

      字節跳動為何不像其他互聯網公司一樣做生態,這可能與字節跳動自身的云計算基礎有關,沒有IaaS作為底層基礎設施,上層SaaS生態何從談起。但基于此,字節跳動可能會面對的問題是,做SaaS,需要公司具有行業知識和服務經驗,而字節跳動是否具備足夠的積累?

      “云計算公司是永遠沒辦法理解人家怎么處理業務的,理解的話,成本、代價也非常高”,張建鋒的這句話無疑是業內人士的共識。

      具體而言,由于SaaS主要解決的是企業或者個人具體的信息化需求,因此SaaS的具體產品表現形式遠比IaaS更為多樣。行業把SaaS市場分為兩類,通用型和行業垂直型。通用型如在CRM、客服、HR等專業領域提供解決方案;行業垂直型則針對具體行業提供整體解決方案,如金融、教育、工業、電商、餐飲、物流等。

      在過去,我國的SaaS行業主要是以通用型廠商主導,但隨著SaaS逐漸被市場接受,精細化運營是大趨勢,通用類SaaS逐漸向垂直行業類SaaS發展。并且,在SaaS行業,大多情況下,SaaS廠商只能在一兩個領域具備競爭優勢,占據一定的市場份額。以全球SaaS龍頭SalesForce為例,其2018年也僅僅占據了CRM市場19.5%的市場份額。

      反觀字節,在具體的垂直領域上,涉及新零售、汽車、金融、文旅、泛互聯網5大類。在泛互聯網領域,字節跳動的優勢可能更為明顯,至于其他領域,面對有豐富積累的存量客戶資源、多年軟件服務行業定制化相關經驗的傳統軟件廠商,以及對某一特定細分行業的深刻理解、借助于產業鏈上下游的經驗提供差異化服務的SaaS創業公司,字節跳動可能也會碰壁。

      基于此,字節跳動采取了“雞賊”的策略,在品牌發布會上,火山引擎宣布推出“火種計劃”,面向小微企業免費開放多款技術產品,首期名額1000家。

      按照云服務客戶結構,小微企業由于IT體系弱,業務相對單一,通常以標準化的SaaS產品為主。且對于小微企業而言,相對于降低企業成本的“節流”型SaaS產品,商家對于“開源”型軟件的付費意愿更強,一方面,避免了與行業垂直型選手短刀相接,另一方面,用“增長賣點”來吸引小微企業使用。

      目前市面上的垂直型SaaS企業,都在提升大客戶化能力,小微企業因其高死亡率反而不被重視,對于字節而言,其現階段需要的正是大量行業數據。但問題是,在SaaS產品行至行業深水區時,字節跳動遲早會面臨垂直型產品的反撲。

      03 第四朵云?

      字節跳動入局ToB市場不會走“先云基礎設施(IaaS)后搭建應用生態(PaaS+SaaS)”的傳統道路,將反向而行。

      實際上,字節跳動的IaaS服務已在推進中。近日,據「云頭條」報道,字節跳動旗下火山引擎CDN業務正式對外商用?;鹕揭嫦嚓P人士表示,更早之前做過融合CDN,目前對外商業運營的為自建,CDN正是公有云laaS服務中比較傳統的一種。

      據悉,火山引擎的目標是做阿里云、騰訊云、華為云之外的“中國第四朵云”,但這一目標并沒有那么好實現,火山引擎內部討論要不要做IaaS時,字節技術副總裁楊震原曾透露過擔心,競爭激烈的IaaS市場,可能難有字節的位置。

      云計算市場上,IaaS是底層基礎設施,由于前期需要大量資本投入,主要玩家是互聯網IT巨頭,比如亞馬遜、微軟和阿里巴巴等。IDC最新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20第四季度)跟蹤》報告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國IaaS市場規模為34.9億美元。

      其中“鐵三角”的份額為:阿里云市場份額為40.6%,收入91.9億元;華為云市場份額為11%,收入24.9億元;騰訊云市場份額同樣標注為11%,收入24.9億元。字節跳動想要成為“中國第四朵云”的目標,狹義層面,自然需要在IaaS領域作出成績。

      這也是字節跳動云服務必須走的道路。目前,火山引擎SaaS層的產品可部署在其他廠商的IaaS底座,這既是火山引擎的優勢(類似通配),同樣也是一種鉗制。通常PaaS、SaaS建設在自有IaaS之上可以提供最佳服務,這倒逼字節跳動向IaaS進攻。

      對于字節跳動而言,涉足IaaS并非沒有機會。RightScale在2019年對全球企業用云策略的調查顯示,超過1000人的大型企業中,選擇多云部署的占比達到84%,其中混合云占比達到58%。這種多云策略,或是字節跳動擴大市場份額的轉機。

      但多云策略能使字節跳動進入市場,卻不一定能使改變整個市場格局。騰訊首席戰略官JamesMitchell在發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中表示:“我們認為,如果您從事云計算行業,要是將基礎設施租給非常龐大的公司,那么那些大公司會利用其議價能力來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這是不可避免的”。

      除了客戶層面的競爭,字節跳動加入云計算市場,迫使行業更加內卷。由于IaaS層提供的是最為基礎的服務功能,底層硬件資源的高度同質化,從客觀屬性上決定了IaaS產品的高度同質性。在產品使用功能相似的基礎上,價格成為影響IaaS廠商成交的主要因素。

      在此前提下,降價,成為云計算廠商最直接的促銷手段。典型例子有,2014年,騰訊云在第九屆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大會上,正式宣布大幅下調旗下一系列云服務的價格,“降價后,我們的價格會低于阿里云的15%?!彬v訊社交平臺部市場總經理、云平臺部市場總經理曾佳欣在會上說道。

      由于云計算屬于重資產運營模式,本質上是服務器資源的租賃,這種重資產運營模式具有典型的規模效應,當客戶規模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開始盈利。因此,降價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獲取市場份額、擴大客戶規模,但頻繁地降價勢必會影響云計算廠商的盈利能力。

      據業內披露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搜索、電商、中長視頻成為字節跳動在2021年深度布局的三條S級業務線。同時,在游戲、教育領域,字節也在深度布局。按照慣例,字節跳動把ROI(投入產出比)數據作為衡量業務經營好壞的標準。

      張一鳴在2016年接受《財經》采訪時也曾表示,自己更在意其中(ROI)的產出而不是投入。受制于云服務市場的先天服務環境,倘若字節跳動的表現并沒有滿足ROI,或將面臨集團施加的多重壓力??傊?,云計算領域,字節能否再次“跳動”,且觀后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