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numdb"><strike id="numdb"><address id="numdb"></address></strike></small>
      <li id="numdb"><acronym id="numdb"><menuitem id="numdb"></menuitem></acronym></li>
      <rp id="numdb"><object id="numdb"></object></rp>
    1. <button id="numdb"><acronym id="numdb"><cite id="numdb"></cite></acronym></button>
      <li id="numdb"><tr id="numdb"><u id="numdb"></u></tr></li>

      新聞動態

      廣東省級數據中臺歸集數據已超258億條

      2021-05-12 10:37:30 20

      4月21日,廣東省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以下簡稱“廣東政數局”)召開了今年的第一場新聞通氣會,跟媒體溝通了兩件事:一是通報新鮮出爐的2021年廣東省數字政府改革建設的工作要點;二是預告廣東即將在8月下旬舉辦全國首個以數字政府為主題的峰會,屆時中央和國家機關、地方政府、企業、行業專家等人士會匯聚廣州,共同探討數字政府建設話題。

      而廣東能舉辦全國首個數字政府主題的峰會,有其底氣所在——廣東已經連續兩年(“兩年”指2018年和2019年的能力情況,2020年的能力情況評估報告還未發布)在省級政府網上政務服務能力指數位居全國首位。該能力指數的評估由國務院辦公廳電子政務辦公室委托中央黨校電子政務研究中心完成。

      在艾媒咨詢CEO張毅看來,廣東具備很多能拿下省級政府網上政務服務能力桂冠的優勢,例如說,廣東財力雄厚、網民基礎堅實、創新氛圍濃郁,但實際上,在這一維度的競爭中,廣東不是從一開始就獨領風騷,而是后來居上:2016年,廣東省級政府網上政務服務能力指數居全國第九,2017年,上升為全國第四,排在浙江、江蘇和貴州的后面。

      廣東省政府的文件顯示,2017年12月,廣東開始部署數字政府改革建設。那么,在過去的三年多時間里,廣東做了哪些工作,未來又將如何做呢?

      1620787404686494.png

      數字廣東布局

      2017年10月,注冊地址距離廣東省政府不到500米的數字廣東網絡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數字廣東”)成立。這家初創企業的股東背景匯聚了四家知名企業,騰訊、電信、聯通和移動,其中深圳市騰訊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公司對其持股49%、聯通資本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8%,中國電信集團投資有限公司和中移資本控股有限責任公司均對其持股16.5%。

      數字廣東成立后做的第一個大項目是“粵省事”,2018年5月,全國首個民生服務微信小程序“粵省事”及同名公眾號正式上線。2018年10月26日,廣東省政數局揭牌成立。2018年11月,廣東省政府發布《廣東省“數字政府”建設總體規劃(2018-2020年)》(以下簡稱“廣東數字政府三年建設規劃”)。這份規劃明確了廣東數字政府建設要搭建的架構、平臺、應用和信息基礎設施以及2018年-2020年三年內數字政府建設的重點工作內容,也揭開了數字廣東和廣東政數局在廣東數字政府建設浪潮中扮演的角色。

      廣東數字政府三年建設規劃顯示,廣東省數字政府在管理架構上是“管運分離”狀態,省政數局作為“數字政府”改革建設工作的行政主管機構,對省級“數字政府”建設運營中心發揮政策引領、購買服務、規范監管、績效考核的作用。而數字廣東則是省級數字政府建設運營中心,數字廣東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恒白將公司的情況形容為“一套人馬、兩塊牌子”。

      在政務信息化、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某家企業會深入其中,并不難理解。例如,成立于2018年的云上貴州大數據(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上貴州”)就服務于貴州省的大數據戰略行動,提出要打造全國數字政務服務的“新樣板”。但跟數字廣東不同的是,云上貴州是一家省屬國有控股企業,貴州省國資委對其持股超過35%,是其最大股東。

      成立于2019年11月的數字浙江技術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數字浙江”)跟數字廣東有著相似的公司名稱,為浙江全面數字化轉型和“整體+智治”政府數字化轉型提供頂層設計、平臺建設、業務創新、運維保障服務,阿里巴巴(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對其持股49%,剩下的51%的股權由3個股東平分,這三個股東背景分別涉及浙江日報、浙江廣播電視集團和浙江金融控股集團,但數字浙江在浙江省的數字化轉型浪潮中沒有像數字廣東那樣被賦予作為省級建設運營中心那么高的地位。

      張毅相當看好廣東省政府將數字廣東確立為省級數字政府建設運營中心的做法。他指出,過去政府的信息化項目,通常采取招投標的方式層層壓價找到合作企業,最終出來的產品體驗可能不盡如人意,不同級別的政府、不同的政府部門或不同項目合作的企業可能有所不同,全省的信息化落地就容易缺乏系統性。

      繼“粵省事”后,數字廣東的數字政務產品持續面世:2018年9月,廣東政務服務網上線;2019年8月,涉企移動政務服務平臺“粵商通”上線;2020年8月,新冠肺炎爆發后,面向全省公職人員移動協同辦公的“粵政易”上線。

      擁有了分別面向民生服務、營商環境和政務協同的“粵省事”、“粵商通”和“粵政易”,數字廣東基本完成了數字政府的生態閉環。此外,數字廣東還推出全國首個基于小程序的電子簽章平臺——“粵信簽”、全國首個集省市縣政務地圖數據中臺——“粵政圖”。從廣東政數局處了解到,“粵系列”平臺未來還將有面向社會治理的“粵平安”、面向政務服務便民熱線的“粵省心”等成員。

      消除數據孤島

      對比過去提出的電子政務,廣州社科院社會學與社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陳杰指出,數字政府建設的一個重要邏輯是,要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不僅著眼于政府服務功能的信息化、便捷化,對于政府治理社會的能力建設也很重視。

      從廣東政數局處獲悉,廣東省正在研究出臺《廣東省數字政府省域治理“一網統管”三年行動計劃》,“十四五”期間,廣東數字政府改革建設將探索從“一網通辦”向“一網統管”、“一網協同”延伸,實現省域范圍“一網感知態勢、一網縱觀全局、一網決策指揮、一網協同共治”。

      2018年發布的廣東數字政府三年規劃里就明確,數字政府是要全面提升政府在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治理、公共服務、環境保護等領域的履職能力。但要讓數據資源發揮出支撐政府決策的作用并不那么的容易,需要收集各層級、各部門、各行業、各領域的數據,數據之間進行聯通和融合,再從數據挖掘、分析出有用的信息以作為決策參考或依據。

      廣東數字政府三年規劃指出當時建設數字政府其中的一個問題、挑戰就是各部門專業應用和數據整合共享力度不足。各部門信息化分散建設,缺乏統籌和統一規范,導致網絡難互聯、系統難互通、數據難匯聚、發展不均衡,業務流程、數據標準不統一,造成數據難以匯聚共享,業務難以協同聯動。

      數據標準的不統一,容易成為使用數據環節的“絆腳石”。陳杰分享了其在工作調研中發現的一個情況:基層收集市民信息時可以很細致,然后匯總至市一級,再逐層上報至全省乃至全國,條線內的數據層層向上報并不難,但數據存儲標準可能不一,等到基層需要使用數據,申請數據返還時,數據可能有所缺失?!坝缮现料碌臄祿蚕硐喈斃щy,這限制了基層使用數據服務群眾的能力?!标惤苷f。

      此外,在2018年時,廣東省政務信息資源共享平臺沉淀下來的數據在60億條左右的規模,不算非常豐富。

      在4月21日的新聞通氣會上,廣東政數局披露,廣東省級數據中臺已全面建成使用,歸集數據超過258億條,對比2018年的情況有了很大的跨越。

      為更好地聯通數據,2020年10月,廣東啟動公共數據資源普查專項行動,56個省有關單位和21個地市同步啟動數據普查工作。截至2020年11月底,初步摸查出信息系統清單,更新了數據資源清單,全省累計編制公共數據資源目錄26086類;全省各級部門累計提交數據需求1695個。廣東政數局在2020年11月底就表態會繼續推進該專項行動,為公共數據資源匯聚共享、分級分類、開發利用和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打基礎。

      數據聯通的范圍也不僅局限在省內或者政務系統內。廣東政數局正在加強與海南、江西、上海、港澳等兄弟省市的合作,計劃在2021年底推動不少于300項高頻政務服務事項在全國、全省跨區域通辦。

      從2020年初開始,廣東政數局發力政銀合作,將省政務服務一體機平臺接入建設銀行、中國銀行、工商銀行等大行的自助終端設備,在銀行自助終端設備辦理的業務量能占到政務服務一體機平臺總辦理量的一半,一些銀行的公眾號或APP能與“粵省事”實現跳轉互訪,企業客戶在銀行辦理業務時出示“粵商碼”,銀行即可獲取其身份信息。

      而對于挖掘、分析數據方面,廣東數政局正在尋求更多社會力量的加入。從廣東數政局處獲悉,局里聯合深圳政府舉辦“2021全球開放數據應用創新大賽暨未來城市場景大會”,設置了創意賽、算法賽和暢想賽三個賽道。創意賽和算法賽面向大數據開發專業機構和專業人士征集場景設計和解決方案,暢想賽面向大眾非專業人士征集創意。大賽持續的時間非常長,從4月份持續到8月份。

      對于“一網統管”的設想,張毅和陳杰均關注到消除數據孤島的問題,陳杰建議做好“數字管理”向“數字治理”和“數字生態”轉型的頂層設計,采取法制和體制創新雙重推進的方式突破數據共享壁壘。張毅則提醒數據安全防御能力應隨著數據量等級同步提升。

      從“一網通辦”到“一網統管”的躍遷,還有待廣東提交答卷。